今天是2020年04月07日 星期二
您當前位置: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中心->行業新聞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行業新聞
廢鋼企業復工率跳升至72% 廢鋼協爭取進口廢鋼政策
發布時間:2020-03-25 | 信息來源:蘭格鋼鐵 | 編輯:言午三閏山夆

 “廢鋼產業市場化程度比較高。受疫情影響,預計今年上半年,廢鋼行業經營將非常艱難。”近日,中國廢鋼鐵應用協會(下稱廢鋼協會)常務副會長李樹斌、秘書長孫建生、副秘書長馮鶴林、副秘書長王方杰在接受《中國冶金報》記者采訪時共同表示。 
    李樹斌指出:“一直以來,廢鋼行業受到政策普惠的力度不大。特別是在開工不足的情況下,資金周轉、人工成本、稅負壓力突顯。作為鋼鐵產業鏈中最薄弱的一環,除了企業自身的努力外,希望國家能在行業層面出臺政策,鼓勵下游用鋼企業、鋼鐵生產企業加大開工力度,拉動鋼鐵及廢鋼消費,促進廢鋼行業盡快轉暖;同時充分利用國內外兩個市場、兩種資源,臨時性放開廢鋼進口渠道,促進整個鋼鐵產業鏈恢復正常生產經營秩序。也希望鋼協大力支持鋼廠在困難時期堅持環保工藝,多用廢鋼,保住來之不易的廢鋼應用比不下滑,以實現工信部提出的在2025年實現廢鋼應用比30%的目標。” 
疫情對廢鋼行業帶來多方面影響 
    “截至3月13日,廢鋼協會調研了370多家廢鋼企業,復工率已由3月7日的42%升至72%,員工返崗率為 32%,低于鋼鐵冶煉主業復工率(鋼鐵企業開工率為81.39%)。”孫建生表示,前期復工率較低,主要原因有:雖然一些企業有工人在崗,但企業并未正常運轉;還有一部分企業雖然已經復工,但產量很低。盡管往年廢鋼行業企業春節過后復工率特別是達產率也比較低,但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使這一問題更加突出。 
    據了解,葛洲壩興業公司的總部與19個分公司和子公司及其托管企業(湖北省7個)、江西保太公司、湖北力帝、華宏科技、路友集團等廢鋼企業生產經營平穩恢復,寶武廢鋼、山東金脈公司(泰山鋼鐵)、萊蕪泰東實業(萊蕪鋼鐵)等鋼鐵企業的廢鋼加工企業均已復產,但收貨困難,生產量受到一定影響。 
    “對大部分廢鋼企業來說,現階段就是做得越多、虧損越多。”孫建生表示,疫情對廢鋼行業的影響是多方面的。如員工返崗受阻、收料困難、庫存價格下跌風險大、氣候原因導致北方省份復工率偏低、回款周期延長、企業投資收益銳減等,都直接或者間接地影響了廢鋼的供應。同時,廢鋼企業大多規模小、話語權小、利潤微薄,近年來少有資金儲備,其復工率受上下游企業影響比較大。廢鋼協會呼吁,鋼鐵企業與廢鋼企業的互利互惠對兩個行業的健康運轉十分有利。 
    據廢鋼協會估計,第一季度,廢鋼消耗量下降將成為必然,預計2020年全年廢鋼消耗量將比去年下降10%~15%,廢鋼比也將出現回落。 
    要重視發揮國內外市場間的調配作用 
    自去年下半年以來,廢鋼協會一直呼吁開放廢鋼進口渠道、放開廢鋼進口政策。“無論是從經濟角度還是從環保角度出發,都應該這樣做。”李樹斌表示。 
    據了解,近年來,我國廢鋼進口最多時,年進口量約達1400萬噸,占我國廢鋼消耗量(約2.4億噸)的比重不大。孫建生表示:“但是,廢鋼進口是國際國內兩個市場的重要平衡點。這十分類似于,盡管我國每年生產40億噸煤炭,但每年進口焦煤量仍然超過1億噸。這是一個市場的調配問題。” 
    2019年7月1日起,國家將廢鋼鐵、銅廢碎料、鋁廢碎料等8個品種的固體廢物從《非限制進口類可用作原料的固體廢物目錄》調入《限制進口類可用作原料的固體廢物目錄》。2019年下半年,我國廢鋼進口量為2.86萬噸,相比上半年減少81.62%。 
    盡管國內每年會產生大量廢鋼資源,但是,來自不同市場、不同運輸距離、不同成本的企業的產品會產生價格差。廢鋼進口的受限加劇了國內廢鋼供需的矛盾,廢鋼價格持續高位運行,用廢鋼生產的企業成本較高;放開廢鋼進口政策有利于降低鋼廠原料成本,對市場有巨大的調配作用。 
    同時,廢鋼是不爭的綠色資源,也是打贏藍天保衛戰關鍵一役的重要環節。資料顯示,廢鋼作為煉鋼原料之一,是一種可無限循環使用的綠色載能資源,是目前唯一可以逐步代替鐵礦石的優質煉鐵原料。從節能環保因素來看,與用鐵礦石生產1噸鋼相比,用廢鋼生產1噸鋼可節約鐵礦石1.3噸,減少350千克標煤能耗,減排二氧化碳1.4噸;同時,還可減少尾礦、煤泥、粉塵、鐵渣等固體排放物排放量97%,減少一氧化碳、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等廢氣排放量26%,減少廢水排放量76%。李樹斌表示,用鐵礦石冶煉將產生40%的固廢,而采用廢鋼冶煉時,這一比例僅為5%。 
    正在爭取進口廢鋼的相關政策 
    據了解,廢鋼協會已經與冶金標準院一起著手起草新的進口廢鋼標準,以爭取相關政策。 
    當然,放開廢鋼進口政策的過程中,廢鋼協會主張吸取經驗,認真思考,“不能把什么廢鋼都進口進來”。廢鋼協會認為,在政策上應鼓勵進口對環保無影響的優質廢鋼,這一點與生態環境部的觀點一致。同時,進口廢鋼應制訂詳細、嚴格、可對接的新標準。具體來說,一是“廢鋼”一詞雖是業內術語,但不便于全社會理解,也不夠準確。新標準中,擬將“廢鋼”改為“再生鋼鐵料”(recycling steel meterials),以避免劣質廢鋼進口。二是“再生鋼鐵料”進口不完全采用國內的廢鋼標準,建議分為優質結構廢鋼、普通結構廢鋼、鐵路廢鋼、打包料(分涂鍍和非涂鍍)、粉碎料,以更好地對接國際上的廢鋼標準。 
    王方杰同時表示,受疫情影響,目前國內很多鋼鐵企業都出現了廢鋼短缺的現象,尤其是國家鼓勵的短流程電爐鋼企業,由于廢鋼需求量大,很多獨立電爐鋼廠至今仍然停工。然而,從制訂新標準到最終實現廢鋼進口的時間周期會非常長:進出口產品標準需采用國標,一般制訂周期為2.5年以上(最快也要1.5年);標準發布后,還需要與海關等部門溝通協調稅則編碼相關事宜。如果按這個進度恢復廢鋼進口,周期將長達3年~5年。近幾年,國外的廢鋼價格長期低于國內,同時鐵礦石價格高企,特別是在當前國內的廢鋼產生量、資源回收量、廢鋼加工量均不足的情況下,放開廢鋼進口的進程如果能加快,將大大有利于我國鋼鐵企業的成本降低、利潤增加和話語權提升,“能解我國鋼鐵企業的燃眉之急”,也能夠提升我國廢鋼市場的全球定價權。關鍵是,允許廢鋼進口,能夠使國內、國際鐵礦石市場和國內外廢鋼市場之間達到更好的平衡。“現狀卻是,國內鐵礦山競爭力不足,國內廢鋼貴、國外便宜的廢鋼進不來,國內鋼企也因此十分受制于國外鐵礦山。”王方杰強調。 
   “廢鋼行業是資源再生利用行業,廢鋼企業規模小、分布散、利潤薄。疫情加大了廢鋼行業和企業的困難,進而會影響整個鋼鐵產業鏈的健康發展。”李樹斌指出,面對困難,多數企業通過加強公司內部管理、做好內部建設、提高資金使用率、調整經營策略、有效控制支出等多種措施來加強成本控制,降低損失,減少虧損;通過保持與上下游客戶密切溝通、爭取政府支持來彌補經營損失。同時,企業也希望國家相關部門在圍繞整個鋼鐵產業鏈健康發展科學施策的同時,從提高就業、脫貧攻堅等方面高度重視廢鋼等行業在推進復工復產、穩定社會就業方面的特殊功能,考慮其門檻低、就業人群為社會底層的行業特點,加大對包括湖北在內所有省份的社保減免力度,延長減免時限,為決戰決勝脫貧攻堅而努力。

内蒙古11选5任选二一定牛 福彩3d计划在线计划高手 大发极速时时彩计划 河北11选5胆拖投注表 股票指数能交易 安徽快3遗漏走势图 棋牌游戏下载送30金币 时时彩统计软件手机版 上海外盘期货配资 贵州快3助手 近期赚钱的项目 时时彩平台好么 12月13号的股票分析 十一选五一定牛推荐 秒速赛车官网开奖记录 甘肃11选五开奖中3个号 下载同花顺手机免费炒股软件